genus

歡迎您與我們連繫

對於每位客戶提供迅速、正確、及時的資訊並提出對客戶最佳的方案,一直是大陸通商專業事務所抱持的信念,我們專注於每個細節的堅持,目標成就令您滿意的服務。

Mascotte

刑法-輕傷罪VS.重傷罪

一、案例:
         甲夥同未成年少年A及B,下課後一起到校門口,甲將西瓜刀交給A,鐵棒交給B,自己也手拿鐵棒,共同毆打乙,致乙受有右手橈神經及肌肉肌腱斷裂、右手及背部多處深部撕裂傷及切 割傷、右側氣胸血胸、缺血性休克、右側鎖骨及肩胛骨開放性骨折、右側遠端肱骨外髁開放性骨折等傷害,檢察官以殺人未遂罪起訴甲(未成年A及B此處暫不討論),然而高等法院撤銷第一審判決,改判為共同傷害罪。檢察官不服,上訴到最 高法院,最高法院做成上訴駁回的決定,理由是原判決並無違背法令且足以影響判決結果的存在,故全案已定讞。

二、如果上述案例要做成一篇新聞來報導,以聳動、駭人的方式下新聞標題,應該是「冷血嫌犯持刀棒尋仇,重傷判輕傷」之類的,看來在司法實務上對於輕、重傷的判斷跟小老百姓們的法感情有些許出入。因 此,本文簡單地來介紹一下我國刑法第23章傷害罪章中第277條普通傷害罪及第278條重傷罪的分別。
(一)比較法條刑度長短(短→長):
         普通傷害(刑法277I)                 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1000元以下罰金
         傷害致重傷(刑法277II後)      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重傷未遂(刑法278III)             5年以下有期徒刑
         重傷(刑法278I)                          5年以上12年以下有期徒刑
         傷害致死(刑法277II前)           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
         重傷致死(刑法278II)               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 區別標準:
         我國刑法在傷害罪章規定傷害之犯罪類型,其保護法益為身體權、健康權,即身體的完整性、不可侵害性、生理機能的健全與心理狀態的健康等。對於何謂「傷害」,在法律學說上有 生理機能障礙說、身體完全性侵害說、折衷說等,然法院判決時是以「機能毀損」與「治療困難」這兩項為準則,因此當犯罪行為產生傷害後是否為重傷,僅依當時傷害程度重大與否還不能斷定,必須再經過治療後才能判斷,從這點來看, 實務上大體是採對行為人較有利的判斷。

(三)案例研析:
         本案檢察官上訴理由認為乙當時送院急診時有低血壓休克、多處刀傷、氣胸及右臂神經受損,有致命危險,且神經永久受損,有達重傷之程度,,但最高法院認為刑法第10條第4項第4 款所稱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係指肢體因傷害之結果完全喪失其效用或其效用嚴重減損者而言,初不以受傷時或治療中之狀況如何為標準,如經過相當之診治而能回復原狀,或雖不能回復原狀而僅祇減衰其效用者,仍不得謂為該 款之重傷。【最高法院101年度臺上字第5143號刑事判決參照】
        因此,本案最高法院認為乙的右肢功能所受之傷害,經醫師悉心診治,及相當時間休養復建後,並無永久喪失效用或其效用嚴重減損之情形,未達到刑法第10條第4項重傷之條件,而駁回檢察官的上訴請求。

三、結論:
         刑法對於輕重傷判斷的法源依據主要是刑法第10條第4項之規定,以及醫學上判斷輕重傷診斷之輔助,有時候可能不太符合人民所期待的標準,但目前還是以實務上就輕重傷的判斷為「 機能毀損」且「治療困難」,不以受傷時或治療中的時間點來判斷,若經過相當時日之診治而能回復原狀或只減低其機能效用,就不是重傷。故日後在新聞上看到傷勢嚴重但法官以普通傷害罪論罪科刑時,就不必太訝異,而誤會法官是不是恐龍法官或冷血、亂判之類的。

四、相關法條:
刑法第10條第4項
「稱重傷者,為下列傷害:
一、毀敗或嚴重減損一目或二目之視能。
二、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耳或二耳之聽能。
三、毀敗或嚴重減損語能、味能或嗅能。
四、毀敗或嚴重減損一肢以上之機能。
五、毀敗或嚴重減損生殖之機能。
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