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us

歡迎您與我們連繫

對於每位客戶提供迅速、正確、及時的資訊並提出對客戶最佳的方案,一直是大陸通商專業事務所抱持的信念,我們專注於每個細節的堅持,目標成就令您滿意的服務。

Mascotte

請求返還墊付扶養費之時效問題

一、前言:
         夫妻縱使離婚後,孩子的扶養費是雙方都必須負起的責任,但往往會發生某一方不願支付扶養費,另一方卻默默隱忍地墊付,可是先墊付的結果很容易錯失救濟之機會,因為實務上對 請求返還墊付之扶養費看法不一,時間最短5年、最長15年內必須請求返還,這對墊付之一方影響是很大的,以下來看看法院的結論吧!

二、案例:
(一)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36號民事判決
【事實】
         甲主張兩造原為夫妻,育有未成年之女兒,嗣兩造於民國八十三年八月二十日協議離婚,約定女兒之親權行使由甲擔任之,乙應自離婚時起至女兒成年止,按月支付新台幣(下同)一 萬五千元扶養費予甲;兩造並於同年十一月二日辦理離婚登記完畢。惟乙自八十四年四月一日起,即未依約支付任何扶養費。
【判決結論】
         乙未履行其依法應分擔對女兒之保護教養義務,致甲代為履行,甲雖得依不當得利法律關係請求乙返還其所受利益。然兩造間就乙應分擔女兒扶養費用之給付方式既已協議約定按月給 付一萬五千元,即屬甲應按時收取,且各期相隔期間在一年以內之定期給付債權,自有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五年短期時效規定之適用;甲依離婚協議約定之扶養費請求權,或乙不履行上開分擔扶養費協議致甲墊付,乙因此受不當利得之返還請求權,均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

(二)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抗字第363號民事裁定
【事實】
         丙與丁原為夫妻,育有A及B,嗣雙方於七十七年十一月五日辦理離婚登記時,約定A由丙擔任親權行使人;B出生後經丁認領後,亦由丙擔任親權行使人。丁從未分擔子女之扶養費,而 均由丙獨自扶養,丙自得請求丁返還其代為支出之扶養費用。
【判決結論】
         查父母(包括已離婚之夫妻)對於未成年之子女均負有扶養義務,而由一方先行墊付扶養費者,如不具備委任、無因管理或其他法定求償要件所生之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旨在使先行 支出之一方得向被墊付之他方請求返還其未支出扶養費之利益,以調整因無法律上原因所造成財貨不當變動之狀態。因此,父母一方為他方墊付扶養費,乃使他方受有未支付扶養費之利益,並致一方受損害,苟他方無受此利益之法律上之原 因,自可成立不當得利。此項不當得利請求權,乃在使受利益之他方一次返還其所受之利益,與民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所規定「其他一年或不及一年之定期給付債權」並不相同,自無適用該條所定短期消滅時效之餘地。
         丙已支付A、B成年前之扶養費,丁就其應分擔而未支付部分,自屬無法律上原因而受有利益,致丙受有損害,丙自得依不當得利法律關係請求丁償還其應分擔之扶養費用,且應適用民 法第一百二十五條規定之十五年時效期間。依據桃園縣政府檢送之行政院主計總處家庭收支調查結果編製,桃園縣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表計算結果,丁應分擔A、B之扶養費用合計為三百零二萬一千七百零三元,扣除丁於八十八年二月一日 起至八十九年一月三十一日止以現金及自用小客車折價抵付之扶養費十一萬八千七百十二元,丁尚應給付二百九十萬二千九百九十一元本息。

三、結語:
         看完上開兩則判決不難得知是分成兩種情形,第一則判決是對於子女的扶養費已在離婚協議書提到應按月給付至女兒成年為止,所以甲是依照該離婚協議之約定向乙請求墊付之扶養費 ,所以每期扶養費都要在五年內請求;第二則判決是一次性地請求扶養費,並沒有任何協議可資請求,僅能依照行政院總計處之消費支出表計算出最基本之扶養費金額,所以此類型的在十五年內請求支付即可,所以以不同方式請求扶養費, 其所能請求的時間亦長短不一,權利人應要特別注意才不會喪失救濟機會。

四、相關法條:
民法第125條
「請求權,因十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但法律所定期間較短者,依其規定。」

民法第126條
「利息、紅利、租金、贍養費、退職金及其他一年或不及一年之定期給付債權,其各期給付請求權,因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