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us

歡迎您與我們連繫

對於每位客戶提供迅速、正確、及時的資訊並提出對客戶最佳的方案,一直是大陸通商專業事務所抱持的信念,我們專注於每個細節的堅持,目標成就令您滿意的服務。

Mascotte

竊盜VS.使用竊盜

一、案例:
         甲駕駛自用小客車前往新竹市埔頂二路附近停放,下車後將A所有停放在該路段附近停車格之重型機車電門啟動後,即騎乘該機車前往全家便利商店附近停放埋伏。於同日14時40分許, 甲見該店店員乙手持裝放營業額共計新臺幣376,254 元之黑色皮包1 只,自便利商店走出欲騎乘機車前往銀行存款時,旋即上前徒手搶奪乙手上裝有前揭款項之手提袋1 只,並立即騎乘重型機車逃逸返回前揭原停放該機車地點附近停放,再 駕駛自用小客車離去。(下面僅討論甲擅自騎乘他人重型機車之行為)

二、法律小知識:
         按竊盜罪之主觀構成要件,除竊盜故意外,尚包括「不法意圖」及「所有意圖」,所謂「不法意圖」,乃行為人認知到自己在法律上並不具合法權利而得以使自己對客體享有如同所有 人地位之利益的主觀心態,亦即,行為人認知自己的取物行為牴觸法律對於財產利益的分配。至「所有意圖」,則是指行為人對於竊取之物欲排斥原權利人之支配而由自己以所有人或有權使用人地位自居之心理狀態,也就是行為人主觀上意 欲持續地破壞他人對於客體的支配關係,而使自已對於客體處於類似所有人之地位。實務、學理雖承認「使用竊盜」之存在,惟按,無不法所有之意圖,取得他人之物為一時之用,或得謂之「使用竊盜」,而認與刑法上之竊盜罪有別,惟如 就物為攸關權義或處分之行為,縱事後物歸原主,得否謂僅屬「使用竊盜」而不構成竊盜罪,自非無疑;且竊盜罪為即成犯,不因事後返還所竊物品,而影響其犯罪之成立(最高法院86年度臺上字第4976號、83年度臺上字第6100號判決參照)。
        而「使用竊盜」與犯竊盜罪後事後物歸原主之行為有別,主要在前者係自始即無不法所有意圖,因一時未能取得他人同意,暫時使用他人管領支配之物,事後即時歸還,後者則係意圖為 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破壞原持有人對於財物之持有支配關係,而建立新的持有支配關係,事後因某種原因,而歸還所竊取之物。兩者雖事後均有物歸原主之客觀行為,然就其自始是否有不法所有意圖,則迥然有別。再行為人是否自始 即有不法所有意圖,雖屬內心狀態,然仍得由其表現在外的客觀狀態或物本身之性質加以綜合判斷,諸如有無就物為攸關權義或處分之行為、使用時間之久暫、該物是否因使用而產生耗損、是否事後為隱含某種不法的目的,而將所竊之物放 回原處,並非意在歸還原物,甚而在一般相同之客觀情狀下,所有人或權利人有無可能同意行為人之使用行為等,予以綜合判斷。

三、法院判決:
         經查,本案甲於法律上並無任何權源得如同所有人般使用重型機車,則其為至他處搶奪之目的而擅自取用A持用之重型機車,主觀上即有「不法意圖」,應可認定;復查,甲於案發當時 刻意騎用他人機車遂行搶奪犯行之舉措觀察,其目的不無在使辦案人員誤以為機車所有人或持用人為搶奪罪犯嫌,而誤導偵辦方向,已就該物及其原權利人為攸關權益之行為,則自甲基於上開不法目的而啟動機車開始騎用之時起,主觀上顯 然已有排除原權利人對於該機車之支配狀況而以所有人或有權使用人地位自居之心態。復參之甲使用系爭機車之目的係為搶奪,依一般常理常情,此非法使用目的,客觀上根本不可能取得A之同意使用,甲對此自不能諉為不知,惟其在明知 其情之狀況下,猶擅自騎用機車並用以搶奪,其情狀與一時未能取得他人同意而暫時使用他人管領支配之物之「使用竊盜」迥異,應認甲斯時即有以權利人自居之「所有意圖」存在。
         再者,甲先以原駕駛之自小客車停放在新竹市埔頂二路附近,並竊取亦停放在埔頂二路附近之重型機車,則甲於騎乘機車搶奪得手後,欲返回駕駛上開自小客車離開,需再騎乘機車返 回自小客車停放處,是假事後將機車再騎回置放原停放地點附近,乃係要返回原先自小客車停放處;且竊盜罪為即成犯,甲以上開不法動機竊取機車,將該機車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時,該竊盜犯罪即已既遂,縱甲事後將該機車騎回原處附 近停放,亦核屬贓物之事實上處分行為,並不影響其竊盜犯罪之成立。

四、相關法條:
刑法第320條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第1項)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而竊佔他人之不動產者,依前項之規定處斷。(第2項)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第3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