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us

歡迎您與我們連繫

對於每位客戶提供迅速、正確、及時的資訊並提出對客戶最佳的方案,一直是大陸通商專業事務所抱持的信念,我們專注於每個細節的堅持,目標成就令您滿意的服務。

Mascotte

網路標價發生錯誤,買賣有沒有成立?

一、案例:
         A係B公司之董事,於C公司經營之網路商店購買1台20吋電腦顯示器及40台19吋電腦顯示器,再奉B公司董事長之指示,陸續購買160台20吋電腦顯示器,是B公司共向C公司購買161台20吋 電腦顯示器及40台19吋電腦顯示器,總計成交價為新臺幣168,418元。B公司於線上刷卡付款後,旋即收到C公司確認訂單之電子郵件,詎料C公司事後以網站價格標示錯誤、訂單不被接受為由,拒絕雙方成立之買賣契約,僅願提供折價券以資補償。
         請問,究竟是C公司要依約交付上開購買之產品?還是說C公司可以拒絕B公司於網路上所下訂之訂單呢?

二、法律小知識:【要約】VS.【要約之引誘】:
         (一) 要約:
                  要約是指訂立一定契約為目的,使相對人為承諾的一種意思表示,所以要約必須要具體明確地表明契約的內容,相對 人為承諾時則必須受該要約之拘束。舉例
                  來說,路邊小攤販喊一件衣服200元,三件衣服優惠價500元,此即為小攤販向路過的民眾發出要約,想購買的民眾就 必須按照小攤販的喊價付錢。
         (二 ) 要約之引誘:
                  要約之引誘並非要約,而是指締結契約前的準備行為,並沒有具體明確地表名契約的內容,反而是引誘潛在的要約人 向自己為要約之意思表示,此本身不具有
                  任何的法律效果。舉例來說,店家只喊跳樓大拍賣,但實際上並未說每一件商品的價格為多少,民眾就可以跟店家喊價購買。

         ※ 標賣之表示,究為要約之引誘抑為要約,法律無明文規定,應解釋標賣人之意思定之。依普通情形而論,標賣人無以之為要約之意思,應解為要約之引誘,但標賣之表示,如明示與 出價最高之投標人訂約者,除別有保留外,則應視為要約,出價最高之投標即為承諾,買賣契約因之成立,標賣人自負有出賣人之義務。(最高法院33年永上字第531號判例意旨參照)

         ※要判斷表意人所為究為要約或要約之引誘,即應以表意人「有無受其意思拘束」之主觀意思或「表現出受其意思拘束之行為」之客觀行為標準,若屬要約,則相對人所為應允之意思 表示即屬承諾,契約即屬互相意思表示一致而成立;若屬要約之引誘,因其並不具有拘束力,故相對人就之所為進一步之表示,性質上應屬新的要約,須待原表意人再為承諾後意思表示始為一致,契約方始成立。(臺北地方法院99年訴字第559號判決意旨參照)

         ※商品的供應者雖然希望能夠順利將商品售出,但為保留決定契約成立與否的最後決定機會,契約實務上常有(不受拘束)之附記。如無類此之附記,商品供應者供應商品本身之表示 ,將被理解為要約,相對人同意,契約即成立。反之,有此附記,供應者就能針對市場狀況、自己履約的能力,決定是否成立契約,維護自己利益,而相對人既然知悉供應者有不受要約拘束的意思,不會發生意思表示有效存在的信賴。(臺 北地方法院99年訴字第559號判決意旨參照)

         ※契約之成立,須有要約與承諾二者意思表示一致之事實始足當之,若無此事實,即契約尚未合法成立,自不發生契約之效力。(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661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法院判決:
         C公司於網站之「送貨」網頁附註有「銷售條款與條件」點選項,並註記「『銷售條款與條件』中包含與您的權利義務有關的極重要事項,以及您可能適用的限制與排除規定。該條款與 條件中包含賠償責任限制及保固資訊……請小心閱讀該條款與條件」等語,而其中第2條「契約之成立」約定「2.1契約於C公司接受客戶訂單後始為成立」,足見C公司自始即表明於其接受客戶訂單後始成立契約,消費大眾由此亦可知悉C公司並無受拘束之意。

         又依網路交易過程,A於網路線上下單後,C公司之網站系統即自動回覆一封電子郵件予A,且顯示訂單狀態為「收到訂單」,該郵件已載明:「本郵件僅表示C公司已收到您的訂單,但 並不表示C公司已接受您的訂單。…C公司會在下一個工作日與您聯絡,以確認訂單的詳細資料,包括最後的總購買金額,以及您的客戶編號和訂單編號。C公司確認收到您的付款後,就會立即處理您的訂單,並透過傳真、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 您,確定C公司已經接受並著手處理您的訂單。」等中文文字,足認C公司並無以網站張貼商品之相關訊息為要約,並受其拘束之意思表示,應僅屬要約之引誘,待消費者後續之訂購行為方屬要約。

         A雖主張其已提供信用卡資訊予C公司,惟C公司實際上並未扣款,且C公司於「付款」網頁下「付款方式:選擇」中點選「信用卡線上付款」,該網頁即已載明「在您選擇通過信用卡購 買系統時,不必在線將信用卡資訊發送給我們。如果您願意,銷售代表將通過電話與您聯絡獲得您的信用卡資訊,您也可以將已完成的訂單打印出來並傳真給我們。…請注意,我們將立即從您的發卡銀行取得授權,以保留您的購買資金。但 是在運送您訂購的產品之前,不會向您的卡收費。」等語,足見在C公司之人員與A確認訂單的詳細資料及接受A提交之訂單前,C公司並無先向A收費之情形,自難認A業已付款、C公司已為承諾。

         綜上所述,C公司於網站張貼系爭商品照片、規格、標價之標價展售行為僅為要約之引誘,A利用網路訂購之行為為要約,A並未舉證證明C公司於其要約後,曾對其為承諾之意思表示, 自不能認為兩造已成立買賣契約。從而,A主張依買賣之法律關係,請求C公司交付上開購買商品為無理由。

四、相關法條:
民法第154條
「契約之要約人,因要約而受拘束。但要約當時預先聲明不受拘束,或依其情形或事件之性質,可認當事人無受其拘束之意思者,不在此限。(第1項)貨物標定賣價陳列者,視為要約。但價目表之寄送,不視為要約。(第2項) 」